土壤墒情监测站,可以实时显示土壤的温度和湿度

  河南商报记者郝瑞铃文/图

  3月29日,河南商报记者随“千行百业话5G”采访团走进位于开封市尉氏县张市镇沈家村的高标准粮田综合开发区,见识了现实版的“开心农场”,在田间地头感受5G等“黑科技”给农业发展带来的神奇变化。

  现实版“开心农场”麦苗的生长状况App就能看

  游戏“开心农场”,曾在无数80、90后中间风靡。轻点鼠标,就能给自家“农田”播种,还能除草、除虫、浇水。

  如今在尉氏县张市镇沈家村的高标准粮田综合开发区,“开心农场”似乎被搬进了现实。

  在这里,农民只需打开手机App,绑定自家土地,就能从手机上看到田里麦苗的生长状况。给麦田浇水,也不再需要跑到田里,只需要在收到灌溉消息时,用手机打开智能喷灌阀,就能控制田里的节水喷灌装备进行自动喷灌。

  施肥也只需要在手机上打开“智能水肥一体机”,水肥实现自动配比,通过地下管道直接进田,用水用电量一看便知,水泵出现故障还能收到预警保护信息。

  “从前,几个老爷们儿一整天只能浇三四亩地,现在自动浇灌100亩地不到俩小时就能搞定。”尉氏县富民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沈文政说。

  灌溉不再依赖传统经验的判断,而是靠仪器感知

  粮食生产根本在耕地,命脉在水利,出路在科技,动力在政策。

  在承建尉氏县张市镇沈家村的高标准粮田综合开发区“5G智慧农业”项目的河南瑞通集团董事长杨佩中的思路里,农业变“智慧”,第一步是“读懂”耕地,而“读懂”耕地,还得靠给耕地安装“黑科技”。

  按照传统经验判断需不需要浇水,是很难的。可能在农民意识到需要浇水时,土地已经处于中旱了,产量也已经受到影响。

  杨佩中对河南商报记者说,通过给土地分层安装传感器,可以感知土地不同含水层的湿度和温度,从而测算出土壤的含水量,“智能化升级后,我们设置一个数值,低于数值可以自动启动灌溉系统。”

  杨佩中介绍,自动灌溉能让人力成本降低80%。

  “以前浇地,一亩成本40多元,现在10元左右就差不多了。”沈文政证实。

  病虫害的防治也有“秘密武器”:“植物病菌孢子捕捉仪”可以收集空气中的有害菌孢子,自动进行培养,将培养成果与系统中的相应数据进行比对分析,从而判断农作物可能会生什么样的病,该如何防治。

  虫害的防治则靠“虫情测报灯”。杨佩中介绍,它能自动完成诱虫、杀虫、虫体分散等工作。

  在5G的加持下下一步将打造“无人农田”

  河南瑞通集团5G+智慧农业项目总经理尚书芳解释,5G+智慧农业项目实际上设置了“1中心、8系统”,除了土地墒情监测、智能灌溉控制、植保监测之外,还有气象监测、苗情监测等,这都需要安装不同的设备进行数据采集,依托物联网技术将采集到的数据上传至大数据中心进行分析,分析结果则传到乡村两级管理中心和农民的手机客户端。

  杨佩中介绍,5G带来的实时性让灌溉变得更加精准,和传统的大水漫灌相比,智能灌溉多采用喷灌和滴灌的方式,加上5G网络能将土地含水情况进行实时回传,平台能计算出具体需要多少水、多少肥,从而避免浪费,也减少了化肥下渗污染地表水。

  沈文政说:“尽管是规模化经营,我们的平均产量能达每亩600多公斤,现在每亩能省水30%,节肥20%,增产加节能,每亩地大概能增收395块钱。”

  杨佩中说,我们眼前的这片农田,还不是完全“智慧”,他们想要打造的“智慧农业2.0”版本,是要在5G的加持下变成“无人农田”,甚至不通过手机就能操作。

  “智慧到什么程度?利用我们的传感器收集数据,监测的数据传到平台上,利用5G与通信技术通知我们的智能设备,自动启动,农民所要做的就是监管设备。”杨佩中说,农民种地从“看天吃饭”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农田管理”。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