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跨年演出,这些明星都没见!为涉传销的张庭夫妇站台会被追责吗?

不久前

张庭林瑞阳夫妇公司

涉嫌传销被查处的消息

引发轩然大波(详情>>>)

记者梳理发现,多年来,众多明星曾给TST站台。在TST官微上,除了张庭本人,陶虹、林志玲、曹格、罗志祥、蒋依依等也曾入股该品牌或为该品牌代言,徐峥还曾出任该品牌某产品线的形象大使。

昨晚跨年夜

各大明星纷纷登台

然而有细心的网友发现

这些曾为TST代言的明星

却都没有出现在

昨晚的各大跨年荧屏上

是受TST传销立案一事的波及了吗?

这些为TST做过宣传或站台的明星

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为TST做宣传或站台的明星

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事实上,除开入股和代言,为TST站过台吆喝的明星更是数不胜数。吴宗宪、李晨(主持人)、黄小琥、范逸臣、海泉等人都曾公开参与TST举办的活动。

更多明星则是发微博来宣传,在2013、2014年期间,包括黄磊、张馨予、明道、刘涛等人都曾发微博为TST点赞。在短视频平台崛起后,张庭还曾邀请包括王琳、明道、汪东城、何晟铭、辰亦儒、李小璐等人与她一起共跳网红舞蹈。

那么,这些曾经为TST

做宣传或者站台的明星

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熊超律师表示,首先要明确明星在宣传过程中所做出的一系列行为的性质。具体到本案中:

林志玲等人必须要实际使用过该产品,否则就是虚假宣传,明星本人及公司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与直接代言不同的是,为产品站台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如果明星们只是跳舞、互动,那就很难定性该行为对产品销售是否起到帮助作用。但是,陶虹作为股东,身份相对特殊,不可能不去参与经营公司日常业务,也不可能不向这个公司的业务提供相应的便利条件,所以陶虹本人存在违法的重大嫌疑。

▲陶虹、林瑞阳、张庭合影(图源:@张庭 微博)

2021年12月29日上午

石家庄市裕华区市监局一工作人员透露

此传销组织从2013年开始

涉案人员恐有近千万人

从目前的调查来判断

这个传销组织 属于一种经营性传销行为

还不足以构成诈骗型的传销

目前,此案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

“TST庭秘密”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它是如何经营运作的?

近日,记者从多位前TST代理商处了解到了TST团队的经营模式,还有人讲述了 自己加入TST后众叛亲离的遭遇,以及TST化妆品高额售价背后的秘密。

成为TST代理商的门槛是什么?

代理还分“红卡”“蓝卡”?

据在TST有6年代理经验的沈姿(化名)介绍,TST实行“返利制”,分为“红卡”和“蓝卡”(此前为“金卡”和“银卡”)。

以“红卡”为例,“红卡”代理分为7个等级,各级别拿货价格相同,但不同级别的返利不同,因此团队业绩越高,返利越多。

在TST代理商中,“蓝卡”等级不具备给他人开卡的资格,奖金制度也与“红卡”差距较大。

▲TST庭秘密经销商奖金制度-红卡(图源:澎湃新闻)

代理商的最高级别是什么?

不过记者了解到,在“红卡”之上,还有“董事长”级别。

沈姿介绍,一开始升级成为“董事长”的门槛是“自己拉满100人”。但等她完成后,上级的说法变成了“连续3个月做到单月10万元业绩”。

为完成业绩指标,沈姿刷信用卡、花呗囤货,直到第5个月才实现“裂变”,当上了“董事长”,结果发现还不行,因为 董事长只能通过下家卖货收提成,如果下家做不出业绩或业绩不达标,提成就成了空谈。

2021年初,沈姿决定抽身退出TST,“当时都被洗脑了。”直至今日,沈姿家里还有此前囤积的商品。

▲TST中国大陆地区团长额外资金(图源: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微信公众号)

有类似遭遇的张女士(化名)告诉记者, 在“蓝卡红卡”时期,张女士作为红卡代理商发展下线后,其下线再发展的下线也会为张女士贡献收益,此时代理层级已达到了三级,符合我国现行法律对“传销”的定义标准。而后,为规避掉“三级”带来的风险,“董事长”制度在TST公司横空出世。

张女士介绍,“董事长”脱离TST公司母体,自行成立公司,发展代理商,并由自己的代理商继续发展代理商,由此规避了在TST公司进行三级分销的风险。

附:200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二章第七条明确写明三种行为属于传销:

(上下滑动看详情↓)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目前,TST庭秘密的经营模式是否涉嫌传销尚待核实确认。

产品质量如何?

前代理商:百元面膜成本仅4元

2021年伊始,两件事的发生让张女士的代理生涯走向了终点。她先是在某电商平台上看到 TST一百多块的面膜同源商品只有4块钱的价格,意识到其中的暴利,并深感不安,这时她还试图宽慰自己这是化妆品行业应有的暴利。

▲TST庭秘密产品宣传图(图片来源:澎湃新闻从受访者处获得)

3月,张女士又看到一则新闻。两名代理商利用TST商城APP抵用券漏洞,薅羊毛获利770万元,二人听从上级指示来上海配合调查,后因涉诈骗罪被上海青浦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张女士表示,涉事APP即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商城。“之前都说代理是亲人是家人,根本不是,这次我一下就醒了。” 当张女士表示不再继续代理后,她的上线马上将她微信拉黑。

张女士称,加入“TST庭秘密”团队并成为代理这四年来,身边的很多朋友陆续和她断了联系。

来源: 新闻坊